咨詢服務熱線

0531-55585112

以案釋法

信用卡詐騙罪案例分析

案情
  2010年5月,王某在山東省濟南市建設銀行辦理了一張信用卡.自2010年5月至2010年12月,王某通過取現、購物等形式,肆意透支本金12738.9元,拖欠利息3167.05元.期間山東省濟南市建設銀行金融部以多種形式多次向其催收,并與之簽訂還款計劃,然被告人王某至案發前一直分文不付,顯而易見王某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觀上構成超期透支.2011年8月,山東省濟南市人民檢察院以王某犯信用卡詐騙罪向法院提起公訴.
  庭審中,王某的辯護人提出:王某在主觀上沒有利用信用卡詐騙以達到非法占有銀行錢款的目的,客觀上沒有惡意透支的行為,故其行為不構成信用卡詐騙罪.
  裁決:濟南市人民法院以犯信用卡詐騙罪一審判處王某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處罰金2萬元.
  評析
  《刑法》在第196條明確規定了信用卡詐騙罪.審判實踐中認定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罪,要依法界定行為人的主客觀要件,與普通的民事糾紛相區別.依照刑法第196條的規定,在司法實踐中認定惡意透支型信用卡詐騙犯罪要滿足如下條件:
  一、惡意透支的主體為"持卡人".所謂"持卡人",是指用合法的身份證明向銀行申辦并核準領取信用卡的人,即合法持卡人.如果行為人不是通過合法手段經過發卡行申領并經核準領取信用卡,而是通過偽造、騙領、撿拾、盜竊等手段獲取信用卡后再使用的,則不能成為惡意透支中的"持卡人",這類持卡人如果利用手中的信用卡實施犯罪,造成了大量透支,實質上是刑法所規定的使用偽造卡、使用騙領卡、冒用他人卡、盜竊他人卡等行為,不應以惡意透支型詐騙論處.
  二、惡意透支在主觀上必須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如果行為人主觀上不是出于故意,而是因過失而造成透支的,就不構成惡意透支.如果雖出于故意但不是以非法占有為目的的,例如為了治病、救災等一時之急需,短期透支借用,事后積極設法歸還的,也不構成惡意透支.
  三、惡意透支客觀上表現為:透支數額較大;超過規定限額或者規定期限透支;經發卡銀行催收后仍不歸還.
  四、惡意透支犯罪行為不僅侵犯了公私財產所有權,而且侵犯了信用卡管理制度.惡意透支的對象為持卡人本人持有的信用卡,騙領的、偽造的、作廢的、拾到的或竊來的信用卡不是惡意透支的對象,而是詐騙或盜竊的對象.
  在司法實踐中,判斷惡意透支人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應把握以下標準:
  一、如果持卡人因長期出差或出國等原因未能及時收到發卡行透支通知而造成拖欠拖支現象;持卡人因資金暫時周轉不靈而在透支后無法歸還;因不可抗力暫時喪失償還能力等種種客觀原因不能歸還,則應通過民事途徑解決,不構成犯罪.此外對因信用卡或者身份證一起丟失后,為經濟損失的責任承擔問題而發生的糾紛;因有的銀行或公司章程規定的透支利率不符合中國人民銀行的規定,持卡人透支后不愿接受該利率支付利息而引發的糾紛;因發卡銀行管理制度不嚴,持卡人掛失后對被他人透支的款項不愿承擔賠償責任而產生的糾紛;發生在信用卡管理、使用環節中因其他事項而引起的糾紛等只能按照一般的經濟糾紛處理,而不能將持卡人經發卡行催收不還的行為一概認定為惡意透支.
  二、如果持卡人超過規定的限額或規定的期限透支,經過銀行的催收仍不歸還,一般可以推定持卡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從而成立惡意透支;但是應當允許持卡人提出反證,如果持卡人確有事實證明盡管實施了超過規定限額或規定期限透支,而且在發卡銀行催收后未能歸還,但其不歸還的原因不是主觀上不想歸還,而是由于其他客觀因素導致無法返還或不能返還,則因其主觀上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則惡意透支不成立.在司法實踐中,行為人具有下列透支行為的,可以認定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持卡人巨額透支后攜款逃跑的;透支用于違法、犯罪活動,致使透支款項無法歸還的;將透支款項用于揮霍,大大超過其實際支付能力的.
  在推定過程中,要區別具有主觀惡性的拒不歸還與存在合理的客觀因素的不能歸還.

作為一家綜合性的濟南律師事務所,我司擁有專業的山東法律顧問,可為大家提供濟南法律咨詢服務
備案號:魯ICP備11014142號-1

亚洲国产中文福利一区二区三区